有时候会红心bl/gl/骨科/乙女

但是已经有在尽量避免蓝手这些

除非看到特别喜欢的

→bg洁癖粉慎fo
——————————————
大名浮歌 叫阿歌就OK

十八线冷圈文手 bl淡圈 bg养老

目前凹凸坑底 all凯坑内打滚

会更努力让文笔up鸭

© 浮生若歌
Powered by LOFTER

【12.25金凯日】 Merry Christmas or Marry my Princess?

*我流幼驯染学pa,年龄2+左右


*大概是个小魔女喜欢自家发小想要把他拐跑却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双向暗恋的故事(是糖!)


*推荐bgm:初音ミク-Snow Song Show


金凯日快乐!(我不顾已经12.28的事实假装我赶上了末班车(你


go→





——————————————————————————


1


【那些刻意修饰的甜美糖衣,阳光难道不会炽热到让它们融化吗?】


坐在英语年级第一前面那个傻头傻脑的金发小子不止一次用他对英语的惊人理解惊呆了所有同学。比如说定语从句,他会委屈巴拉指着关系代词说那是先行词;再比如说现在完成进行时,他思考了半天得出一般过去时的结论,说完了还要一脸我是不是很棒的表情让人想给他一个爆栗。


坐在数学年级前五后面那个看似乖巧的黑发少女则是数学发挥极为不稳定的典型反面教材。每次单元测验都在一百一十分左右徘徊的成绩到了大考就次次稳上一百三,甚至考过好几次一百四。同学无不艳羡感叹命运对她的优待,老师则是翻来覆去把卷子看了又看就是百思不得其解。


某一天冬天的阳光少见地穿过格子窗斜斜落在桌面上,金色的阳光也好少年的金发也罢不知怎么女孩子就开始看不顺眼。那天校服难得被她好好穿着,被全年级一致嫌弃的冬季校服外套袖子肥肥大大于是从中伸出一截的葱白手腕显得越发纤细,而感受到后面不耐烦的触碰后少年从题海中反应过来,转身见她头微微歪着,笑容明媚当真唇红齿白顾盼生姿,样子规规矩矩却又再狡黠不过。


“金,你看本小姐数学这么差,不如你来帮本小姐补补?作为交换...本小姐可以顺带提点一下你的英语哟!”


蜜蓝色的双眼里一弯不似真切的笑意,仿佛刻意修饰却又再自然不过的甜美音色,这次也依旧如她意料中地完美。


——那种笨蛋金从小到大一直看不出来的完美。


一双猫眼本就不笑自带三分萌,如今眉眼弯弯眼底便是水波流转,动人心弦。轻快婉转的尾音撩拨着少年的心扉,果不其然,那种在她看来傻了吧唧的表情又出现在他脸上,猝不及防。少年一把抓住了少女的手。


“真的吗??凯莉你也太好了吧!谢谢!”


还是一贯不变的清脆悦耳,她饶有兴趣地暗暗勾了勾嘴角,果然小笨蛋上钩了。下一秒脸上恰到好处地染上几分俏丽的红意,她故作生气地抽开自己的手:“金笨蛋,你这样子对一位可爱的小姐是非常失礼的!”


“啊抱歉太兴奋了啦...凯莉你知不知道我一直超想补英语blabla...”


她垂下眼眸掩去眼底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唇角却依旧微微上扬。


“那就哄哄本小姐?没准哄开心了本小姐就不生气了?”


她等着少年皱起好看的眉头露出比理解英语语法还多几分皱巴巴的委屈的神情,就像他从小到大哄她从来没有成功过一样。可金没有犹豫没有停顿就好像下一秒便会错过什么一样笑得满眼欢喜,凑过她耳边。


“嘘...那就悄悄告诉凯莉吧,凯莉的手真的好白啊,而且又软又可爱,就像凯莉本人一样!”


还是一如既往的轻快语气透着欢喜,变声期刚过的男孩子声音低了几分也多了几分磁性,虽无了年少时的软糯却又不自觉含了几分温和,缱绻的音色在耳边不近不远,一如窗外阳光深深浅浅,缠绵不绝。那一瞬间小姑娘心里有什么东西瓦解了,心里变得有点热,好像都开始滚烫了。


“..."


——奇怪,局势怎么不受她控制了呢?


”没看出来啊,小笨蛋长本事了,知道怎么说好听的了?”


她脸上挂上小魔女的笑意,却故意露出仿佛有些恼羞成怒的表情,不轻不重在少年头上揉了一把,原本乱糟糟的金发便更加不羁,正好与少年脸上乖巧天真的笑容形成对比。明明嘴角未曾减少一分弧度,垂下的眼中却只浅浅淡淡地闪着零星的光,良久才慢慢笑出声。


又软又可爱?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只把自己当成可爱又温柔的发小吗?


若是自己的外壳如此无坚不摧倒也不错,最起码这个蠢到极点的家伙对这甜美的外壳极尽欢喜。至于有一天这外壳会不会融化掉,小魔女从来不担心那时候的事。


望着眼前人眼底澄澈,她心中轻笑。


——对啊,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跟着魔女的糖果掉进甜蜜的陷阱。


她盯上的,怎么可能逃得掉呢?




2


【最近又最远的人,无尽欢喜又厌恶至极的光。】




“凯莉——!”


他唤她名字的时候语调好像从来没有变化过一样,软软的语气总是温暖又纵容,微微上扬的尾音会带点撒娇和无赖,小时候凯莉无论再怎么生气只要听到这种委屈巴巴的声音一定会黑着脸不情不愿转过来地转过头来看着金态度诚恳地挠头道歉再勉勉强强和他重归于好,但其实心里是期待那一声温暖的轻唤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很安心就是。


再加上那个傻乎乎的笑——此刻她眼前的这种——天真到无可救药。她想着便伸手去想把他嘴角的弧度扒拉下来,谁知那弧度恶作剧般翘得更高,还带点得逞的意味。


她无动于衷继续在他脸上划拉,垂下眼不去看他此时的表情有多滑稽可笑,连他自然而然去抓她的手时也没有抬眼,连他的手悄悄从她手腕滑向手心时也没有异样,听见他终于抓住自己的手偷偷笑起来时也不曾有任何反应。


你笑什么呢,看看你笑得多傻。


我们可是【青梅竹马】呢。


所以本来就该是这样的,对吧,金?


“——凯莉!你看这里!这是什么意思啊?”


她抬眼看他依旧笑得蠢兮兮却没了伸手再去捏他脸的欲望。


“这里。”


安安分分被他抓着的左手上好像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触感,于是她右手拿起中性笔,在某处笔记上画了个圈后笔便成了漂亮的抛物线在桌子上自由落体。凯莉不在意它是否会摔断水,比起这个她看着眼前的金嘴里嘀嘀咕咕重新陷入沉思,更惊异于自家发小何时出落成如此翩翩模样。她左手在他手里心不在焉地画着圈,目光细细描摹他侧颜,如今金眉眼长开了些许,脸上的婴儿肥倒是没有减去多少,笑起来就闪着亮光的眼瞳中依然神采飞扬。此刻那表情依然是笑,笑得悄无声息却又志得意满。


微笑,微笑,世界上最脆弱的表情。她面无表情。


等着看吧,你眼中的“我”破灭的时候,微笑会不会也一起破灭呢?


“可是我还是不会啊。”


少年无意识地叹了口气小声道。


于是她再度抬眼,看向对面一脸苦恼却又在面对自己时努力挤出笑的傻瓜,心下忽是一动。


——不会吗?


下一秒她若无其事露出甜美的笑,然后淡定地凑过去,拿起桌上的笔写下一串又一串的语法。嘴上却还是忍不住微微抱怨,无非还是笨蛋一类的词。


——不管怎么看都好,这家伙的确是个傻瓜啊。


少年只是挠挠头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然后小心翼翼凑到她身边,盯着仿佛爪哇国文字般的单词陷入沉思。


...他该不该告诉还在絮絮叨叨的女孩子,其实他单词都没背出来?


然而不知不觉间夜已深。




3


【星星会说话,木棉会开花。汹涌的潮水会爬上月亮的肩膀,魔女会喜欢上傻头傻脑的金发小子。】


“11点了?”


时针得意洋洋炫耀着她又没有跑过时间的样子有点讨厌,少女皱起眉头看向对面的傻小子。


“金!”


怒气冲冲的声音也和小时候没什么差别,不过少了几分奶声奶气又多了几丝嗔怒。少年抬起头一脸茫然看着眼前眉眼鲜活的少女,听她语气里透露着不满才开了口,还是大大的笑脸。


“怎么啦我的月亮女神?“


软乎乎的语气从小哄她哄到大,魔女小姐直接开启屏蔽然后眯起眼睛,嘴角却勾起意味不明。


”你忘了,本小姐只是顺带提醒一下你的英语...所以,我的数学呢?“


”本小姐可不是来当你的私人家教的,笨蛋。“


”可是现在十一点了呀?凯莉的意思是...我们通宵...哎呀?“


话未说完脑袋上挨了不轻不重一下,抬头见凯莉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桌子上比他高出了半个上身,轻轻一晃一截白嫩的手腕便若隐若现,手里拿着本书便是刚才的罪魁祸首。她不耐地撅着嘴开了口,”当然是要用别的方式补偿本小姐今天为笨蛋金补习以至于自己都没有复习数学这件事啊!“


可是要怎么做呢?


“凯莉,不如...我请你看星星吧!”


少女正晃着神,冷不防听见少年的音色传入耳畔,不同于刚才棉花糖一样能拉出丝来的软乎语气,声音中忽地染上一番欢快跳脱。她故作诧异地抬头,却见眼前人的眼底闪着细碎温和的光,一双清亮的眸子里具是笃定。


她还没来得及摆出无可奈何的样子抱怨他的馊主意,他已不容反驳兴致冲冲拉着她走向了玄关处。她看着他愚蠢的欢脱模样却头一次没有出言嘲笑,好像也开始慢慢地生出期待一样悄悄地扬起弧度。




——而今夜的星星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


冬日一片闪烁无数星子的夜空却没有夏日的明亮,染上几分清冷又微微散发着寒意,然身边寒夜也永不熄灭的小太阳一直都在,却生了几分旖旎缱绻。她不言不语怕开了口就会失去什么,身边少年或许亦是如此想法,一向喜欢喋喋不休的他此刻亦是安静。


她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但就好像去哪里都无所谓一样,因为他握着她的手不曾放开过。


“凯莉,你听过吗,其实星星是可以被握在手里的。”


说这话时小魔女感觉到傻小子又露出了傻乎乎的笑,饶是她定力再好也架不住冬日寒夜中她所渴求的太阳的光。于是她终于没有嘲笑他的异想天开,嘴角露出带点坏心眼的笑。


“比如呢?”


下一秒少年的脸忽然放大,还未反应过来的她唇瓣比大脑更先收到反应,温热的触感让她下意识微微睁大了眼。眼前那双总是含着笑的眸子此刻如看得见底的深渊,温和而带了几丝紧张。只是无论如何他没有离开过她的唇,她看着他那双眸子里仿佛有热气要溢出来,突然想笑。


头顶的蔚蓝光芒,抵不过少年眼底的星空万丈。


——比如所谓此刻即永恒。她这么想着,因为微微缺氧而有些思考困难。


现在谁还管他在意的是她的外壳还是什么,他在意的是她就够了。


终于这个温柔而绵长却带了几分青涩的吻结束了,她微微喘着气,却听眼前人含糊不清地说。


“比如现在。”


他轻轻扬了扬他的手,脸上的笑意无疑带着一丝狡黠。她的手依然乖巧地被他抓着,随着他一起晃了晃。


”我现在就抓着星星啊。“


她一定是被刚才那一个吻弄得不知所措,她想,但她同时又明白自己其实脑子里清楚得很。从来不愿示弱的凯莉突然踮起脚尖,在她的少年脸上留下一个小小的吻。


魔女早就承认了。魔女喜欢那个傻小子。傻小子又是什么时候开窍的魔女不在意,她要的是结果。


恍惚间她觉得自己的脸还是不争气地泛红,朦胧之中她听见金说。


”圣诞节要到了。“







4


【初雪,烟火,槲寄生下的绽开在眼里的童话。新年要到了。】



凯莉最后还是发现了金没背英语单词的事情,但经过那个晚上的小插曲后她可是一点也不想去这个傻瓜的家。


亲都亲了但少年好像一直都是若无其事的样子,除了一开始面对她时会有一点点不好意思以外,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所以到底是想怎么样啊?少女脸上露出气恼的神色。转过头来询问是否今天会来自己家得到否定答复的少年将其收进眼底,背过身去在凯莉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笑成一片明媚。




只是凯莉确实没注意到,不知不觉圣诞节是真的来了,从校园开始准备汇演到家门口的小店挂上花花绿绿的装饰彩条再到金满怀欣喜给她带苹果的时候,今天就已经是平安夜了。


而当晚上穿得厚厚实实按响了自家门铃后微笑着的金出现在自己眼前时,凯莉忍不住没好气地问了一句。


”我不是不去你家吗?“


”对啊,所以我来找凯莉了呀!我的单词都背完了!抽背完的话我们就出去吧!“


少年的语气一如既往地甜而委屈,那个星空下的吻后他越发肆意妄为,却又每次都在凯莉生气的边缘游离。


可是其实你心知肚明,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而已。


少女定定地看着他,良久,侧身没好气地说:”那就速战速决,虽然本小姐并不想出去。“





”Christmas。“


”单词表里没有这个单词啊?凯莉分心了哟!“


书房里少年眉眼弯弯眼底却藏着几分得意,那一抹得意凯莉没有放过。”那你就写着吧,写不对就抄五十遍。“她淡淡地开口,满意地看着他的嘴脚有那么一瞬间的耷拉。


所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傻瓜?


”merry...marry...“


少年的嘀咕声终于把她的胡思乱想打断,她微微皱起了眉。”单词表里也没有这个单词吧,你在干什么呢?“


”不是一个单词啊凯莉,是两个。“


”我来教你区分怎么样?“


看着眼前的傻瓜颇有现学现卖的意味,魔女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便听他开了口。


”You are my princess,and the Christmas is coming.“


语调又恢复了那天的温和与缱绻,她默默地听着,却忽然明白了他要讲什么。只是她没有开口,她温柔地注视着眼前的傻瓜。


”I will marry when people say merry Christmas.“


”So,I will marry 10 minutes later.“


还有十分钟?她抬眼看了眼墙上的钟,却被欣喜的少年扯出了家门。


——走啦走啦,我们要做,第一个在槲寄生下在一起的两个人。




外面不知何时飘起小雪,纷纷扬扬。雪花带着湿意落在凯莉的脸颊,她却并不厌恶甚至有些喜欢微凉的触感,走出家门才发现原来人不只他们两个,还有不少人,都正欣喜地看向天空。


她还没来得及问这是怎么了,突然砰的一声,有烟花绽于天幕。深深浅浅的金粉色,缠缠绵绵的缱绻情思。


那一瞬间天地雪花皆向她涌来,她看到的全部都是未经污染的纯白,于是听见耳畔有一个令人安心的声音。


“祝我们圣诞节快乐。”




”凯莉你知道吗,在圣诞节的时候,如果一位女子站在槲寄生下,那么她是不能拒绝任何男子的吻的。“


雪花覆上她的睫毛留下霜白,他看了便去用唇细细临摹她眉眼,从眼睛,到鼻子。最后攻势还是回到嘴上来,不算生疏的吻在她的心里,留下深浅不一的脚步。


”本来我也没想拒绝过。“


回答傻瓜的是魔女小姐带着点不甘示弱的声音,她拽过他的领子,狠狠亲了上去。




”I am your princess.So ,marry your princess now.“












——fin.——






评论 ( 6 )
热度 ( 28 )